行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 /industry

新發(fā)展階段國有企業(yè)的核心使命與重大任務(wù)

“十四五”時(shí)期是我國開(kāi)啟全面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、向第二個(gè)百年奮斗目標進(jìn)軍的第一個(gè)五年。我國進(jìn)入了一個(gè)新發(fā)展階段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省部級主要領(lǐng)導干部學(xué)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(huì )精神專(zhuān)題研討班開(kāi)班式上指出,新發(fā)展階段是社會(huì )主義初級階段中的一個(gè)階段,同時(shí)是其中經(jīng)過(guò)幾十年積累、站到了新的起點(diǎn)上的一個(gè)階段。新發(fā)展階段是我們黨帶領(lǐng)人民迎來(lái)從站起來(lái)、富起來(lái)到強起來(lái)歷史性跨越的新階段。

國有企業(yè)是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的重要物質(zhì)基礎和政治基礎,是黨執政興國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,為我國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發(fā)展、科技進(jìn)步、國防建設、民生改善作出了歷史性貢獻,功勛卓著(zhù),功不可沒(méi)。當前,我國進(jìn)入新發(fā)展階段,國有企業(yè)尤其是中央企業(yè)在實(shí)現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這個(gè)歷史宏愿的進(jìn)程中要承擔新的使命和任務(wù)。在日前國新辦舉行的國企改革發(fā)展情況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上,國務(wù)院國資委黨委書(shū)記、主任郝鵬指出,要全面參與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,充分發(fā)揮好中央企業(yè)的帶動(dòng)和牽引作用?!笆奈濉眹Y央企要實(shí)現“五個(gè)新”和“一個(gè)總目標”,做強做優(yōu)做大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(yè),建成一批世界一流企業(yè),充分發(fā)揮國有經(jīng)濟的戰略支撐作用,為全面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作出新的更大貢獻。

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改革發(fā)展,國有企業(yè)已經(jīng)為我國進(jìn)入新發(fā)展階段奠定了堅實(shí)基礎

國有企業(yè)已經(jīng)具備了在新發(fā)展階段為實(shí)現第二個(gè)百年目標做出更大貢獻的基本條件,具備了開(kāi)啟新征程、實(shí)現新的更高目標的雄厚基礎。

從國有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規模和經(jīng)營(yíng)效率看,截至2020年底,全國國資系統監管企業(yè)資產(chǎn)總額達到218.3萬(wàn)億元,2020年的營(yíng)業(yè)收入為59.5萬(wàn)億元、利潤總額達到了3.5萬(wàn)億元,“十三五”時(shí)期的年均增速分別是12.7%、7.4%、10.7%。中央企業(yè)資產(chǎn)總額連續突破50萬(wàn)億、60萬(wàn)億關(guān)口,2020年底是69.1萬(wàn)億,年均增速達到了7.7%。

從國有資本布局優(yōu)化和結構調整看,截至2020年底,先后完成了12組24家中央企業(yè)的重組,有力推動(dòng)了資源向優(yōu)勢企業(yè)和主業(yè)集中,促進(jìn)了相關(guān)行業(yè)、產(chǎn)業(yè)的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,有效緩解了同質(zhì)化競爭、重復建設等問(wèn)題,提升了中央企業(yè)的資源配置效率。中央企業(yè)市場(chǎng)競爭力不斷增強,在國際標準、行業(yè)規則制定上的話(huà)語(yǔ)權和影響力不斷提升。

從企業(yè)創(chuàng )新能力和水平看,中央企業(yè)的科技創(chuàng )新能力和水平都得到實(shí)質(zhì)性提升。中央企業(yè)的研發(fā)經(jīng)費投入強度從2015年的2.16%提升到2020年的2.55%。中央企業(yè)是科技創(chuàng )新的國家隊,取得了一批世界級科技成果,增強了我國綜合實(shí)力,涌現出一大批世界先進(jìn)水平的標志性重大成果,打造了一批高水平科技平臺,集聚了一批高層次創(chuàng )新人才,為未來(lái)發(fā)展積蓄了創(chuàng )新后勁。

從國企改革成效看,取得多項歷史性突破和實(shí)質(zhì)性進(jìn)展。國有企業(yè)黨的領(lǐng)導和黨的建設得到根本性加強,中國特色現代企業(yè)制度取得了實(shí)質(zhì)性進(jìn)展;全面完成公司制改制,企業(yè)獨立市場(chǎng)主體地位從根本上得以確立;首次實(shí)現了國有企業(yè)的功能分類(lèi),有效解決了過(guò)去工作中存在的“一刀切”問(wèn)題;總體解決了企業(yè)辦社會(huì )和歷史遺留問(wèn)題,使國有企業(yè)更加公平地參與市場(chǎng)競爭;健全市場(chǎng)化經(jīng)營(yíng)機制取得了實(shí)質(zhì)性進(jìn)展,積極推行經(jīng)理層任期制和契約化管理,深化企業(yè)薪酬分配市場(chǎng)化改革;混合所有制改革取得了實(shí)質(zhì)性進(jìn)展,有效促進(jìn)了各種所有制資本的優(yōu)勢互補和互利共贏(yíng)。

從國資監管體制改革看,以管資本為主加強國有資產(chǎn)監管,加快推進(jìn)國資監管職能轉變,動(dòng)態(tài)調整權力和責任清單,改革國有資本授權經(jīng)營(yíng)體制,對國有資本投資公司、運營(yíng)公司、產(chǎn)業(yè)集團“一企一策”實(shí)施授權放權。實(shí)施專(zhuān)業(yè)化、體系化、法治化監管,更好推動(dòng)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(yè)做強做優(yōu)做大。

在新發(fā)展階段,國有企業(yè)要強化全面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核心使命

新中國成立以來(lái),國有企業(yè)始終將自身的發(fā)展使命與國家發(fā)展戰略緊密結合在一起。在新發(fā)展階段,社會(huì )主義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日益成熟,國有企業(yè)日益適應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體制,國有企業(yè)改革發(fā)展已經(jīng)取得了巨大成就,國有企業(yè)具備了為中國人民“強起來(lái)”做出巨大貢獻的更為充分的條件,國有企業(yè)自身需要有更加強烈的使命感。

現代企業(yè)管理學(xué)認為,使命是企業(yè)組織存在的理由,使命決定戰略,企業(yè)組織基于戰略進(jìn)行有效運作,在市場(chǎng)中計劃運籌、組織協(xié)調各種資源,最終實(shí)現自己的使命,這是企業(yè)組織運行的基本邏輯。在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條件下,如果僅僅把企業(yè)作為一個(gè)具有“經(jīng)濟人”特性、追求經(jīng)濟利益最大化的組織,企業(yè)就很難做大做強做久。卓越的企業(yè)從來(lái)不把營(yíng)利作為終極使命或者唯一目標。營(yíng)利只是企業(yè)發(fā)展的手段,企業(yè)必須有為社會(huì )進(jìn)步做出更大貢獻的崇高使命。對于中國國有企業(yè)而言,更應該把“實(shí)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”作為奮斗目標,這是國家出資設立國有企業(yè)的基本要求,也是國有企業(yè)存在的終極使命。

在新發(fā)展階段,國有企業(yè)要聚焦加快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的重大任務(wù)

站在新的歷史起點(diǎn),肩負新的歷史使命,在新的發(fā)展階段,國有企業(yè)肩負加快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的重大任務(wù)。因此,國有企業(yè)必須全面準確認識新發(fā)展格局的重大戰略意義和科學(xué)內涵,通過(guò)創(chuàng )機制、激活力、謀戰略,在全面參與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的進(jìn)程中育先機開(kāi)新局。

第一,國有企業(yè)應聚焦高水平的科技自立自強。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最本質(zhì)的特征是實(shí)現高水平的自立自強,而自立自強的關(guān)鍵在于科技的自主創(chuàng )新。在新發(fā)展階段,科技自立自強是“十四五”規劃的首要任務(wù)目標?!笆濉睍r(shí)期國有企業(yè)在科技創(chuàng )新方面取得突出成績(jì),為“十四五”期間進(jìn)一步發(fā)展打下了良好基礎。面對眾多“卡脖子”關(guān)鍵核心技術(shù)薄弱問(wèn)題,國有企業(yè)必須圍繞原創(chuàng )性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進(jìn)行更多資本布局,在國家重大科技和產(chǎn)業(yè)化項目進(jìn)行科學(xué)戰略部署,強化基礎研究投入,提高高級技能工人占比,完善科技服務(wù)體系,積極探索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條件下的新型舉國體制,在推進(jìn)創(chuàng )新攻關(guān)的“揭榜掛帥”機制過(guò)程中發(fā)揮重要作用。國有企業(yè)尤其中央企業(yè)要成為新型舉國體制下科技自立自強的核心平臺,組織協(xié)調各方力量攻克戰略性、基礎性、共性的技術(shù)問(wèn)題,提升重大項目的組織實(shí)施效率,使得國有企業(yè)尤其中央企業(yè)真正成為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的原創(chuàng )技術(shù)策源地。

第二,國有企業(yè)應聚焦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的治理能力提升。從供給側看,產(chǎn)業(yè)基礎能力薄弱和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低是制約我國經(jīng)濟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突出短板,也是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的關(guān)鍵著(zhù)力點(diǎn)。在全球分工更加精細的背景下,提升國家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,是一個(gè)向高附加值延伸的過(guò)程。從國際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角度看,中國企業(yè)在全球價(jià)值鏈分工地位還處于中低環(huán)節,對全球價(jià)值鏈治理還缺少話(huà)語(yǔ)權;從國內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角度看,總體上國有企業(yè)尤其是中央企業(yè)在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中處于中上游地位,對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具有一定的控制能力,但這種能力主要是基于資源導向的,不是基于創(chuàng )新導向的。新發(fā)展階段要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,提升中國產(chǎn)業(yè)基礎能力和產(chǎn)業(yè)鏈水平,國有企業(yè)就要在現有的基礎上,實(shí)現流程或者工序升級、產(chǎn)品升級、價(jià)值鏈環(huán)節攀升,或者企業(yè)功能升級、價(jià)值鏈躍遷等方式來(lái)提高我國產(chǎn)業(yè)基礎能力和產(chǎn)業(yè)鏈水平,完成從基于資源優(yōu)勢控制產(chǎn)業(yè)鏈向基于創(chuàng )新能力控制產(chǎn)業(yè)鏈的轉化。這就要求國有企業(yè)尤其中央企業(yè)高度重視基礎研究、共性技術(shù)、前瞻技術(shù)和戰略性技術(shù),在準確把握我國產(chǎn)業(yè)鏈、供應鏈、價(jià)值鏈分布和關(guān)鍵技術(shù)現狀的基礎上,在產(chǎn)業(yè)基礎再造工程中發(fā)揮核心作用。中央工業(yè)企業(yè)應在生產(chǎn)制造層面搭建要素集成、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、流程優(yōu)化、人才培育的專(zhuān)業(yè)平臺,提升中國的工業(yè)基礎能力和產(chǎn)業(yè)附加值水平,成為真正意義的基于創(chuàng )新能力的產(chǎn)業(yè)鏈供應鏈的“鏈長(cháng)”。

第三,國有企業(yè)應聚焦促進(jìn)共同富裕和滿(mǎn)足人民對于更加美好的生活需要。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。人民有能力滿(mǎn)足自身的需要,且社會(huì )能夠產(chǎn)生相應的供給,提升內需才能夠不斷實(shí)現,從而暢通國內大循環(huán)。一方面,居民的收入水平?jīng)Q定居民的消費能力,并影響國家的內需潛力。國有企業(yè)吸納大量居民就業(yè),從多方面影響收入分配體系的構建,對形成完善的收入分配體系具有重要作用。另一方面,消費體系對于擴大內需、暢通國民經(jīng)濟循環(huán)具有牽引效應。我國正處于工業(yè)化后期和城鎮化中期階段,居民消費快速轉型升級,但是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制約消費體系轉型升級的體制機制問(wèn)題一直沒(méi)有得到有效解決且日益凸顯,嚴重抑制了消費轉型升級潛力的進(jìn)一步發(fā)揮。國有企業(yè)對于形成新型消費體系意義重大,是我國促進(jìn)消費品質(zhì)升級、消費均衡發(fā)展的重要抓手。在新發(fā)展階段,國有企業(yè)應積極思考如何更好完善收入分配體系,健全國有企業(yè)內部激勵分配機制,合理參與社會(huì )收入再分配體系,在正確處理國家、企業(yè)和個(gè)人之間的分配關(guān)系上形成國企樣板,為實(shí)現共同富裕貢獻力量,相關(guān)國資國企監管機制應充分適應這方面的要求。與此同時(shí),國資國企還應主動(dòng)布局人民群眾關(guān)注的消費領(lǐng)域和消費環(huán)節,通過(guò)市場(chǎng)機制滿(mǎn)足人民群眾對于高品質(zhì)生活的要求,以構建新型消費體系為契機,做強做優(yōu)做大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(yè)。

第四,國有企業(yè)發(fā)展應聚焦在更好“以?xún)却偻狻敝邪l(fā)揮作用。正確處理國內大循環(huán)與國際循環(huán)的關(guān)系是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的關(guān)鍵。面對國際環(huán)境的不確定性與“兩頭在外”國際循環(huán)帶來(lái)的問(wèn)題,以及我國國內經(jīng)濟規模、發(fā)展階段和各類(lèi)條件的變化,國有企業(yè)必須逐步轉向以國內大循環(huán)為主體,主動(dòng)適應和創(chuàng )造市場(chǎng)需求,加強現代流通體系建設,持續改進(jìn)供給質(zhì)量和供給效能,在更高水平開(kāi)放的基礎上,形成以國內大循環(huán)為主、國內國際循環(huán)相互促進(jìn)的“新局”。國有企業(yè)在改革開(kāi)放初期曾是我國引進(jìn)外資和外部技術(shù)的主要力量,并在對外開(kāi)放進(jìn)程中一直發(fā)揮著(zhù)重要作用。在構建新發(fā)展格局背景下,國有企業(yè)要成為“以?xún)却偻狻钡闹匾黧w,通過(guò)加大開(kāi)放合作力度,積極落實(shí)國家對外發(fā)展戰略部署,堅定不移深化對外合作。在共建“一帶一路”過(guò)程中,國有企業(yè)就發(fā)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——中央企業(yè)參與建設“一帶一路”沿線(xiàn)項目超過(guò)3400個(gè),“十三五”期間中央企業(yè)實(shí)現海外營(yíng)業(yè)收入超過(guò)24萬(wàn)億元,對外投資收益率達到6.7%。在外部發(fā)展環(huán)境急劇變化的背景下,國資國企應該也必須在共建“一帶一路”、完成“碳中和”目標等問(wèn)題上發(fā)揮更好的作用,更深更廣融入全球供給體系,提高運用和塑造國際規則的能力。